• <object id="a0sho"></object>
    <big id="a0sho"></big>
  • <strike id="a0sho"></strike>

    <th id="a0sho"><video id="a0sho"></video></th>

    1. 武 汉 印 象

      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??时间: 2019-05-17?【字体:

      安正林

        有人说,爱上一座城,或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,或是因为城里的一道生动风景,或是为一段尘封往事,或是为一条胡同一座老宅,或许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,只是爱了。

        自去年三月从东北入汉,那飘落在肩的浪漫樱花,成为了心间邂逅的印痕,抹不去的惊世芳华惊鸿一瞥便忘却心神,从此我便爱上了这座千年古城,恋上了她的美。

        她没有京城的神圣庄严、壮阔恢弘,没有金陵的紫气红尘、六朝金粉,没有洛阳的雍容富贵、纸醉迷金,也不似杭州的缠绵悱恻,阴雨绵绵。江城,这个历史文化名城,九省通衢之处,辛亥革命首义之地,以其粗犷而又豪迈,温逊而又儒雅,喧嚣而又静谧,瑰丽隽美而又婀娜多姿变幻莫测的姿态展现在我面前。

        初到武汉,必登黄鹤楼。从三国的烽火不休到大唐的盛世繁华,从晚清的悲催落幕到新中国的逆势崛起,它一直静默无声,俯视尘世的风起云涌,静看沧海桑田的变迁。千百年来虽几经战乱摧毁,但每当重建之后都能吸引天下学子名士风骚墨客登高游览,吟诗作赋,为后世留下了一篇篇精美的诗文。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此等千古绝唱,让诗仙止笔;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 ”荡漾了多少相思不舍;“烟雨莽苍苍,龟蛇锁大江。黄鹤知何去?剩有游人处。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!”又流转出多少革命激情英雄壮志!

        盘龙城文化遗址,天下知音榜样的古琴台,五百罗汉著称的归元寺、曾经战火纷飞的起义门,抗战时期的国民政府,汉味小吃第一巷户部巷……这些古屋、古街、古门楼积淀着武汉深厚的历史文化,金戈铁马完美的演绎出历史的质感,老建筑中的每条路,每块砖,每一颗树,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,伴随着时光的胶片一幕幕演绎,用脚步丈量,用思绪怀念,用情感缅怀,说不尽,道不完;

        万里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,四通八达的轨道交通,文艺青年流连忘返的昙华林,流光溢彩的光谷步行街,月光流转的东湖湖畔,武汉大学樱花堡……新时代的武汉褪去旧衣洗去铅华焕然一新,更加清新脱俗。夜晚行走在楚河汉街上,用心去感受这沿途的风景,铺陈的时光和着灯光醺在脸上,点着斑驳,好像满眼都是缤纷的颜色。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擦肩而过,各种美食琳琅满目应接不暇,尤其是老汉口热干面闻名遐迩,口碑相传,只要顺着你的唇尖微微滑入细细咀嚼,就会垂涎三尺,回味无穷,赞不绝口。

        春暖花开时节烹茶,夏天啃西瓜,秋天果香桂花浓,冬天就窝在家里看雪看鸟看夕阳。武汉,有喧嚣,有静谧,是一个你可以在繁华中奋斗,也可以在宁静中生活的好地方,若是时光可以定格,我愿在这座城里终老,直到化作尘埃的那一刻,我也会一直爱。


      作者:二公司珠海项目


      白小姐中特玄机|实力信誉平台